小白总攻一米八

[Watch_dogs]我的手机时尚时尚最时尚

Der Doppeladler:

完完全全的脑洞OOC。

一个逗比手机的口述。

跟狗哥其实没多大关系。

大概能看。

我听着《我的滑板鞋》写完的这玩意儿,你们随意感受。

————————————————


1.

我在一家电子专卖店被售出了。

买我的是个……干,是个中年大叔。

WTF,为什么不是漂亮的女孩儿啊。

看着他脸上的胡茬和那双盯谁都觉得苦大仇深的绿眼睛。

气得我当时就黑屏关机了。


2.

作为一个手机,最心塞的不是没电也不是没信号,而是等你一次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大卸八块了。

说的就是我。

我被这男人拆了,里里外外看了个干干净净,而且我还感到他拿走了我什么重要的东西,又强硬地塞进来了什么东西。

今后诺基亚们怎么看我,苹果怎么看我,黑莓怎么看,三星怎么看,他们还认我这个机吗。

啊,没脸见机了。


3.

我发现我的前置摄像头没了。

干,这年头还真有不爱自拍的人,那你还买什么前置500万像素哦。

系统也被换成了莫名其妙的新系统。

IOS WP ANDRIOD你都不要还真是有想法哦。

芯片和内存也全数更新。

所以你就是花钱买了个手机壳吗!

我不想再看到这人的大叔脸,索性屏幕一黑开始思考哲学问题。

比如:如果一部手机里里外外都换过,它还是原来的那个手机吗。

什么哲学家说过,人生不能迈入两条同样的河。同理,人也用不了两个同样的机。


4.

买我的人叫做艾登·皮尔斯,他直到调试了无数次我的系统之后才开始在里面写入他的使用权限。

他很谨慎,哪怕这个名字都是我通过他与别人的通话和网上搜索来的资料拼凑出来的。

他当然不会傻不拉几地对着手机搞自我介绍,我又不是Siri.

我想他一定是欠了很多人钱。

一般来说只有欠高利贷的才会缩头缩脑成这幅样子。

哦我忘了那些网游宅游戏宅社交无能们。


5.

他今天用我黑了一部别人的手机。

黑。了。一。部。别。人。的。手。机。

WTF,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种潜力?

难道我也是一个被上天选中的机?

艾登倒是感觉还不错的样子,还冲我满意地点点头。

肯定都是这家伙搞的鬼。


6.

我发现他让我获得了许多之前我想都没想过的能力。

比如黑入别人的银行账户啊,切进摄像头画面啊,控制一下路边的路障啊,在售货机里搞一瓶免费的饮料啊……什么的。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个家伙是个黑客。

他做的这些事的确违法,但我就是一个手机而已,难道我还会自己拨打911举报自己的主人吗,虽然我不喜欢他。

再说了,这家伙谨慎牛逼到在通话时都可以随意屏蔽自己的通话源头或是逆向查找对方来源。

也是蛮屌。


7.

艾登·皮尔斯没什么朋友。

他手机里不会屏蔽自己源头的电话号码就那么几个,但都不是朋友。

一个是他妹妹,他叫她妮基,照片上很漂亮,但我还从没见过她,事实上,艾登给她打电话的次数并不多。

一个是个叫约尔迪的人,似乎是他雇佣的收尾人,总而言之艾登遇见麻烦或者是打算自找麻烦的时候就会找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

还有一个是叫Badboy17的,也是雇佣关系,为他提供远程技术支持的那型,不过那人的声音肯定加过变声器,跟游戏里兽人说话的声音差不多。

总而言之一句话。

这个快四十的老男人,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8.

今天艾登把一些资料在我和他的电脑之间做了一些转移交换。

我很想抗议,插数据线的时候就不能轻一点么,我的数据口很娇嫩耶。

人类不知道的是,在电子设备互相连接的一瞬间,所有的资料我们都是可以内部共享的。

他的电脑是个冷冰冰不爱说话的家伙,而且好像也不怎么欢迎我的到来。

但是它还是给我看了一些东西。

其中有一张小女孩的照片被它用特别的方式标识了出来,小女孩很可爱,但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你在他的通话里听过莉娜这个名字吧?”

“只在他和她妹妹的通话里听过一次,但也只是提了一下而已。”

“那是他外甥女,六岁,很可爱,不过已经死了。”

“哦。”

“他一直想报仇,”然后那冷冰冰的电脑很嫌恶地看着我说了:“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费这么大劲改造你?”

哦。


9.

不过我真怀念我的前置摄像头。

如果把艾登每次浏览信息,特别是一些比较莫名其妙或是有趣的网页时的表情拍下来发到网上,然后标个私法制裁者的标题,估计能在推和INS上火一把。

真是遗憾。

一个手机也是有成为网红的梦想的。

偶尔他会冲着我屏幕上家人的照片微笑,但仅仅扯动一点点嘴角的弧度,这样的时刻我还觉得这大叔挺顺眼。

可惜,他不搞机。


10.

艾登会用我存储部分资料,但大部分时间都只是把我当做一个中转站,那些资料一般来说很快都会被传到硬盘或是他加密的电脑文档里去,毕竟连上CTOS的手机并不是那么安全。

出乎意料地,他在我这里存储了他一部分的录音,关于他自己的。

他打开了我的录音功能,但这次却没有别人,只有他自己,傻乎乎地对着我开始说话。

说的是关于他自己的事,他小时候的一些琐碎事情,一个老男人的自述,听上去模糊而又无趣。

可怜的男人。

这些琐碎就只能说给一部手机听。


11.

天啦噜。

那个BADBOY17约了艾登见面--见面之后发现他,不对,她,居然是个女孩儿!

虽说那打扮有点朋克杀马特,但她仍然很漂亮。

这次还是女方主动约见,哦,艾登,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Badboy17?”他见到那女孩的第一句是这样说的:“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像17岁。”

噢。

我收回上面那句话。

艾登·皮尔斯,39岁,单身。

看来今后也会一直单身。


12.

我还是不那么了解我的主人。

我对他几乎无所不知,我又对他一无所知。

我知道他是个黑客,在这城市里几乎无所不能,他是私法制裁者,以惩罚罪犯保护市民为己任--这听上去就跟漫画英雄一样传奇伟大。

但我也知道他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人。

我知道他使用手机的习惯,他掌握的他人资料,他所有的匿名ID或虚假的身份证明。

但我并不明白每次他盯着我屏幕上闪现的各种信息时,眼睛里流闪过的想法和心情。

我不是人工智能,更不是人类。

I'm just a phone.


13.

艾登开始玩一种叫做数位旅程的东西。

好吧我承认,这东西是比手机上的那些游戏有趣多了。

不过还好在他玩的时候一部分的数据链接还是要靠我来实现,这使得我也有机会去数位旅程的世界窥视一二。

我说那些酷炫的蜘蛛坦克和横冲直撞的火焰战车也就罢了,那个傻不拉几在花朵间跳来跳去的迷幻是什么鬼,关键是他还最喜欢玩这个。

芝加哥的都市传说主角私法制裁者在虚拟的花丛间飞翔跳跃,欢呼不已——

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于是机智的我悄悄录了音。


14.

今天那个叫约尔迪的在电话里对艾登说了一句肺腑之言,至理名句。

“天啊,我真的觉得你有病,你该戒手机了。”

我报废的五块老旧电池和我一起表示严重同意。

我在接入网络时用后台查了查资料,我觉得现在有种说法最为适合他。

Wow,such man so 手机癌。


15.

我恨艾登。

今天他去了一个暧昧的地方,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地方……

还换上了他最人模狗样的一套衣服。

我看到那台子上趴着一个裸女。

但是他居然什么都没有做,躲过了那个裸女的刀子后就走开了。

要我说什么好,啊,说什么好。

夭寿喽。


16.

艾登有一个问题。

芝加哥这么爱下雨他却从来不打伞。

也许他是在伪装淋雨的文艺青年,我倒是不反对他清新一下,大不了他感冒。

可我是手机哎,就算我防水我也是不喜欢水的好不好。

但他每次就只是囫囵抹去我屏幕上的水再把我粗暴塞兜里。

其实我想对他说,算了吧,你这个年龄,再怎么淋雨也不会长高的。


17.

我讨厌那个叫第福特的。

除了发一堆下流的小病毒和一堆乱七八糟的表情符号之外你还会干什么?啊?

我喜欢那个叫T骨的。

他那些下流的小病毒和他衣服上的小表情符号都让我觉得这五十多的老爷子看上去比艾登还要年轻。

没错,我就是这么一个公正客观的手机。


18.

那个Badboy17,或者说是克拉拉——这个女孩儿,死了。

傻姑娘,以为拿自己就能换回艾登的妹妹。

艾登在那之后一直很沉默。

他把克拉拉手机里的录音下载到了我这里。

那个女孩儿向他道歉,她最后说,希望一切结束之后他们能好好谈谈……如果不能,她就选择消失,这是她最擅长的事情。

对,她是个高超的黑客,不比艾登差,甚至一些方面比艾登胜出许多,她还改造过我的系统。

但她还是个傻姑娘。


19.

如果手机也有罪孽,那我想我绝不是清白的。

问我后悔吗?

一部供人使用的手机而已,有什么可后悔的。

特别是在黑入那个老头的心脏起搏器之后,我相当释然。

科技是为了予人提供方便,而不是为了给人提供犯罪的便利。

如果有人绕过法律用科技做一些不好的事情……那么就得有人来用同样的方式阻止这帮杂碎。

The vigilante.


20.

他的妹妹和外甥离开了。

他表面上看上去还挺镇定的,还抬起手跟汽车驶离的方向挥手道别。

但他的左手正在大衣兜里,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用他最大的力气死死捏着我。

我感觉我的屏幕痛得苦不堪言。

但我第一次没有任何怨言,一点都没有。

这个男人第一次如此孤单,完完全全的孤单。

但我不能安慰他丝毫。

I' m just a phone.


END.

————————————————

附RAP歌词:《我的手机》

演唱:艾登·皮尔斯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 Sometimes I ve already let go

但我现在还记得 But there is something I can still recall

在小的时候我的妹妹问我  When I was young my sister asked me to know

今天怎么不开心          Why you are unhappy when I looking at ya,yo

我说在我的想象中有一部手机 I said I saw in my dream there was a phone,cell

与众不同最时尚发短信肯定棒 It was different and it could send a best message,oh

整个城市找遍所有的街都没有 I looked around the whole city but I didn't find it ,no

她说将来会找到的时间会给我答案 She said there would be an answer in tomorrow

星期天我再次寻找依然没有发现  Sunday I searched it again then I failed

多年之后我去了第二个城市 Years went by,I went to another city,Chicago

这里的人们称它为屠猪之都 people living here call it Hog Butcher for the world

时间过的很快夜幕就要降临 How time flied the daylight was ready to go

我想我必须要离开 I d better go home now I thought

当我正要走时我看到了一家专卖店 At the time I was about to leave, I saw

那就是我要的手机 A cellphone was right there in my view

我的手机时尚时尚最时尚 My phone was so cool so fashionable

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 On my way home I could not help myself

摩擦 摩擦 rub-rub it rub it now,yo……哈哈哈哈哈哈哈脑补黑人腔不行了我我不玩了

在它光滑的屏幕上摩擦 

屏幕反光下我看到自己的倒影

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手指

有了手机天黑都不怕

一下两下一下两下 一下两下刮不花

质量似诺基亚

质量似诺基亚

质量似诺基亚

摩擦 摩擦

摩擦 摩擦 我给自己打着节拍

这是我生命中美好的时刻

我要完成我最喜欢的解锁

在这美丽的街道上在我的手掌上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一下两下一下两下 一下两下刮不花

质量似诺基亚

摩擦 摩擦

在它光滑的屏幕上摩擦

摩擦

质量似诺基亚

质量似诺基亚

一下两下一下两下 一下两下刮不花

质量似诺基亚

摩擦 摩擦

在它光滑的屏幕上摩擦

摩擦


————————————————


我也是醉了。

不要纠结那个只为了押韵而全是语法错误的英文版。

笑容浅浅目光滟潋

4.

      王源关掉手机,躺在床上睡不着,睁大眼睛瞪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思绪好像一团毛线纠缠在一起,越理越乱。

      表白事件已经过去四天了,这几天王源一直和王俊凯不冷不热的,王俊凯也没说什么,还是照常来王源家叫他起床吃早饭。

      只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说的也越来越少,甚至午饭都不在一起吃了。

      大多数时间都是王源躲着王俊凯,早上上学路上自己一个人走在前面,在班里对于王俊凯的交谈也用恩好之类的词敷衍,中午迅速吃完回到教室,下午找各种理由不等他一起走。

      要说为什么,王源也不知道。

      只是突然觉得,对于王俊凯来说,自己并没那么重要。

      韩可了解王俊凯吗?

      好像是的。

      她知道王俊凯不喜欢太甜的东西,于是所谓的爱心餐里几乎没有甜味的;

      她知道王俊凯喜欢周杰伦的歌,于是打算和好姐妹去买新专辑;

      她知道王俊凯不喜欢太喧嚷,所以周末拉他去小公园散步。

      别问王源怎么知道这些,一打开学校论坛,全世界都知道。

      虽然王源比韩可更了解这些,但好像就是没有理由为王俊凯做这些。

       有一次王源从操场回来,刚好看见韩可站在他们班门口,手里抱着几本书,笑着跟王俊凯说“谢谢你借书给我。‘

      于是王源立刻在拐角处蹲下假装系鞋带,听两人的对话。

      王俊凯站在她面前,微笑着说没事。

      王源听到后,心底莫名的一酸。

      王源突然想起来,王俊凯语文书上的名字还是他帮他写的。

      那时候语文老师狠抓字迹,王源嘲笑王俊凯写字不好看,抢过他的书帮他写上,事后王俊凯恶狠狠的说谁说我写字不好看。

      呐,以后也不用我来写了吧。

      王源自嘲的笑了笑起身把闹钟调快了半小时。

      既然你不需要我,那我也不要再依赖你。


笑容浅浅目光滟潋

3.

      王俊凯叹口气,果然班长就是用来使唤的么。

      这么多书,真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跟王源一起吃饭。那家伙一定在等着自己和他一起呢,要是不去,那家伙一定傻逼的等着不吃。

      “你很不喜欢跟我待在一起么?”

      王俊凯一愣,“不是,只是有些事。”

      韩可笑了笑“有事你先走吧,我慢慢干。”

      “......不用,我帮你干完吧。”王俊凯实在是没办法相信一个女孩可以搞定这满地狼藉,索性给王源发了信息,让他先吃。

      韩可看着面前人挺拔的背影,脸颊微微发红。

      没错,第一个炮灰登场了。

      王源接到王俊凯短信的时候,已经在食堂等了好久。放下手机就动了筷子,心里还嘟囔着晚上要王俊凯请客弥补这餐。

      王俊凯出神的盯着桌子,旁边王源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王俊凯,你是不是在进行什么科学实验啊?”

      “......什么意思?”

      “用意念把桌子点着什么的......”

      “......”我想把你点着。

      翻个白眼王俊凯就想转过头去,却被王源推了一下胳膊,然后一个蜂蜜面包递了过来。

      “呐,食堂最后一个,我跟一个妹子抢过来的。”

      王俊凯完全无意识地接过,愣了几秒钟,心里涌起满满的感动。

      其实吧,俩人心里也都明白点什么,好歹是后现代社会主义工业高阶级生活成长起来的孩子,早熟(咳咳)也没什么。但是关键在于,俩人一致认为沉默是金祸从口出,并且表示自己真的不擅长掰弯别人。于是难得2统一的安于现状,努力爱生活爱拉芳。

      可是,老天看够了暗戳戳的暗恋,看够了某某低头走路不小心撞到了某某,然后来个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去刷牙的穷摇剧,也得换换口味不是。

      于是,新的烂俗剧情开始了。

      可能是由于金星凌日混乱,太阳风暴异常,地月距离偏差,地球磁场改变,人类基因变异,A中的妹子好像格外开放。

      比较著名的有刚走的一届学姐中的“刷屏姐”。

      据知晓真相的学长说啥,那位学姐的表白词是:”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整个A中的论坛刷屏!“

      于是A中的论坛就被刷屏了......

      当时那真叫轰动一时,据说还在A中掀起了一股表白热潮。

      咳咳,扯远了,回到烂俗剧情。

      不论古今中外,颜值高走到哪都吃香,这是个亘古不变的定理。

      好吧,先不论内在,就王俊凯的外在,那也是24K纯金啊,所以在一个天空阴沉沉眼看就要下雨的日子,王俊凯不免俗套的被人表了白。

      这天,王俊凯王源正在食堂吃饭,王源还一边抱怨食堂的红烧肉太油腻他不爱吃一边怂恿王俊凯晚上去看电影,一切似乎格外和谐。

      然后韩可就出现了,直接在人头涌动的食堂门口大喊一声王俊凯。

      然后,整个食堂安静了......

      韩可好像对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满意,如阿芙洛狄忒一般风姿绰约顾盼生姿的走了进来。

      王源完全懵了,反应过来时,韩可已经站在王俊凯面前,出于礼貌王俊凯也站了起来,虽然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开口问道:“有事么?”

      阿芙洛狄忒妹子韩可面带微笑,“王俊凯,我正式跟你表白了,你可以现在就回应答我,也可以以后答应我,总之,我不会放弃的。”

      周围应景的出现一片片倒抽冷气声,有人开始拍照录像。

      很奇怪的,王俊凯第一反应不是同意,不是拒绝,而是,王源。

      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他,却刚好对上他有点懵又有点惊讶的眼神。

      两秒后,王源先移开了视线,低头看着桌子,然后把头埋得更低,默默扒饭。

      然后他听见王俊凯拒绝的声音,以及韩可说她不会放弃的声音。

      王源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往嘴里塞了好多红烧肉,现在口腔里满是油腻的味道,非常不舒服。

      那种想吐又吐不出,想咽又咽不下的油腻感在口腔里翻滚,引起胃里的不适。

      巨大的轰鸣在心间回荡,胸腔里一阵阵压抑让呼吸都变得费力,喉咙好像要被油腻感淹没,说不清的空洞一点点腐蚀心脏。 

      有冰冷的风把心吹出一道道透明的伤痕,又像被谁揉进了细碎的玻璃,又酸又疼无法抑制。

      那种酸涩的、道不明的情感,弥漫在潮湿的心尖,弥漫在空旷的心室。

      弥漫出巨大的悲凉。

      


还好我们遇见彼此,还好我们能并肩前行,还好我们都年轻。

笑容浅浅目光滟潋

2.

      被人从床上掀起来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于是在王俊凯撕逼之前,王源很苦逼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起了啊,今天没让我叫你呢。”王俊凯一边从冰箱里拿出面包一边吐槽。

       “ 我怕被人打。”王源默默飘过。

       “我从来不打人。”

        “......呸!”

      拐进卫生间,王源看着镜子里清秀的脸,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王俊凯要冒着迟到被老吴抓的风险来他家和他一起吃饭。

       从一岁王俊凯和王源第一次正式相见,王俊凯就爬过来舔了他一脸口水。然后他们就参与了彼此的前十五年人生。

      作为两个不愁吃不愁穿的留守儿童,两个人对于现状很满意。

      外面有碗碟碰撞的声音,王源望着卫生间的门发呆。

     王俊凯小时候跟现在完全不一样,整个一小胖墩,可是原谅王源头发短见识也短,只听说过有女的十八变没听说男大也十八变。原来两人还差不多高,现在王俊凯已经比王源高了,不仅瘦了而且变漂亮了,额,的确是变漂亮了,王源还总是调侃他,这时候王俊凯总是会去掐王源的腰。

      “再不出来就又迟到了,我进去了啊。”

      “你敢......卧槽!你就不想想我要是......“

       “咱俩都是男的。”

        “......”

         王俊凯其实也想不明白,十几年前哪个咬着棒棒糖的爱哭鬼哪去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妖孽不知从哪偷吃了仙丹,然后变成了......更高级别的妖孽。

         于是从小体弱(......)的妖孽就成了他保护的对象。

          王俊凯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得去摸王源的头,顺手掐了他的脸。王源撅撅嘴,抢过他的面包塞进嘴里。

          都说天要下雨你要迟到这是拦不住的事,于是不信命的王俊凯在班主任即将拐过楼道时一个火树银花把王源摔进教室,还不忘朝隔壁班那个送作业的女班长抛个媚眼,把班里女生惹得滋哇乱叫,血压飙升180。

         在这个普天同庆敲锣打鼓的花样作死时段唯一不高兴的,当然是王源同学,原因是刚才他摔得实在是怪力乱神。

        王俊凯一节课就没怎么听,一直偷瞄王源。

      “ 这道题就是这么解,现在找位同学来解一下,王俊凯。”

       我记得以前看到有个姐姐想碰王源的头,却被王源很没礼貌的打开,说很讨厌被别人碰头。

     “王俊凯?”

       那刚才吃早饭时......

     “......王俊凯......”

       啧啧啧啧,唉。

     “王俊凯!”

       唉不对啊,王俊凯突然醒悟,我想这个干嘛?傻逼啊!

       一想到这里王俊凯立刻就释怀了,然后......

       ......为什么全班都看着我?还有王源你那幸灾乐祸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王俊凯!!!!!!!”

     “唉,你上课的时候干嘛呢?”

       偷看你呢。

     “睡觉呢。”

     “睁着眼睛睡啊?"

       都怪你!

       ”要你管!“

      “切~”

      王俊凯没在理王源,转过头看向窗外。

       后操场的阳光清晰又明亮,来来往往的同学穿着一样的蓝白校服,清晰的透着年轻的干净味道。有一两束阳光从玻璃上透出来,打在两人脸上,在时光悠悠中荡漾。

       王俊凯望着王源清秀的侧脸,心里好像被春天的第一缕风吹过一样,有些软有些痒,连呼吸都带上了清香。

       那是我们难以忘怀的,无忧的年少时代。

        

笑容浅浅目光滟潋

    第一次连载文文,尽量做到日更,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弥补我的不足,谢谢。

1.

      被积攒了无数诅咒的闹钟还是一如既往地响了。于是还在被子里的某只厚颜无耻的装聋。当然,这样的情况总需要有人制止。所以,十五年前,在王源出生前三分钟,王俊凯已经出生了。

       “咣当!”王源习惯性的哼了一声当做对冲进来的某土匪的问好。在无数次大喊“你要是在这么进门我就灭了你”并且无果之后,王源果断放弃了当一个正直的红领巾教育不懂事的小朋友。生命这么长人生这么广何必为难自己为难世界呢。

       而罪魁祸首王俊凯同学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对于王源的怒指他的解释是“我只是不想让他迟到,这是一个正确并且正常的做法。”

       于是,自从上了高中,王源就一直经历着土匪进村般的早晨。

        可是,就像你每天都洗澡习惯了,有一天不洗就会很难受,觉得身上不舒服,王源对王俊凯也是,好像习惯一般,习惯了这种不舒服。


十年之约

只知道你们要好好的......